網站地圖
首頁
新聞
電影新聞
電視新聞
人物新聞
專題策劃
影評
最新影評
新片熱評
經典賞析
媒體評論
電影院
北京影訊
上海影訊
廣州影訊
深圳影訊
成都影訊
電影庫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將上映
票房榜
社區
日志
相冊
電影
好友
專輯
收藏
影視雜談
明星時尚
文化休閑
群組
話題
達人
排行榜
電影榜
電視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話題榜

大家都忘了的《第一人》才是真遺珠! – 《登月第一人》影評

您當前的位置: 社區>> 博客>>

編輯 | 刪除 大家都忘了的《第一人》才是真遺珠!

錢德利縣長 發布于:

奧斯卡BP 給了《綠皮書》,斯派克李的憤怒在隨后回應記者的那句評論“The ref made a bad call”可見一斑,但我認為大家在為《黑色黨徒》、《羅馬》、《寵兒》鳴不平之際,不應忘了達米恩·查澤雷的《登月第一人》本該獲得一個提名。

看這部電影之前我的期待值并不抱多大期待,一方面是我覺得查澤雷前兩部電影《爆裂鼓手》和《愛樂之城》工整有余而余味不足,加之題材本身主旋律滿格,在我的預期里就是查澤雷用前兩部電影積累的行活打造的一部沖奧主旋律片。但恰恰相反,在這部電影里我看到的是一個反主旋律的結果,且不以反主旋律為動機。盡管完成度在查澤雷自己的導演序列里許是最低的一部,但當他跳出爵士樂這個駕輕就熟的題材之后,《第一人》展現的作者意識反倒是最濃烈的。其實《爆裂鼓手》和《愛樂之城》都只是精致的商業類型片,而正如《阿飛正傳》之于王家衛,《第一人》才是達米恩·查澤雷躋身電影作者行列的高分答卷。


首先將女兒的死亡作為尼爾·阿姆斯特朗登月的動機本身就足夠新穎,但他不像我們看過的許多商業片用類似“登月”這樣的外部大動作彌合小家庭內部的傷痕,而是試圖將亡女和月球兩個意象結合起來,告訴我們尼爾的傷痕是無法愈合的,他登月僅僅是為了逃離地球,逃離生活的傷痕,而我們普通人想要逃離地球時就只能選擇死亡,在這里的月球象征的即是死亡。


單從這個層面來看,《第一人》就像是登月版的《海邊的曼徹斯特》,同樣是以死去的兒女帶出的悼亡主題,并故事的走向都伴隨一個外部事件——前者是登月,后者是處理哥哥的后事以及與侄子重建關系,以此直面人物的傷痕,最后也都只能徘徊于一個自我和解與一蹶不振的中間地帶。


不過我也認為影片在執行上有問題,亡女和月球的結合是不夠緊密的,開頭幾場跳切的片段用查澤雷熟悉的音樂串起,中間暈厥過去時腦海里浮現的閃回片段,最后在月球上回憶起一家四口出游時看到月球的場景,這些雖然手法簡單但需要承認行之有效,只是我覺得可以更好,當然由和女兒一起看到月球的畫面帶到他在月球看到地球的畫面著實是個意料之外的妙筆。除了這些以外還有兩個值得回味的設計,都發生在夜晚時分的尼爾家所在社區的草坪,一處是他離開戰友的葬禮后拿著望遠鏡在看月球,一處是他和同事散步時看到一架秋千,想起曾經女兒也喜歡這樣的秋千,而一個月亮的空鏡頭過后,下一場戲接的就是這名同事也在阿波羅的測試中犧牲,這樣的編排方式既是告訴觀眾女兒和月球在他心中成為同一個向往的意象,同時也在強化尼爾身邊人一個接一個離去的震撼感。



然而最后在月球上的煽情對于我又是無效的,與《海邊的曼徹斯特》比較,我們也許能更容易地發現它的問題所在。就拿手鏈舉例,女兒的手鏈在片中出現了三次,第一次直接安排在女兒葬禮上,之后又在尼爾獨自于房間里哭泣的時候放進抽屜里,以及最后他把手鏈扔進了隕石坑里。這確實有一條女兒的死成為他的心魔但最后他在月球上驅逐了它和自己的靈魂的人物心理線,但我覺得它是不完整的,因為前面和女兒的戲沒有用一定篇幅建立手鏈的重要性,其實與其說手鏈不如說是女兒的重要性,但不像海曼,它里面的兒女的死亡有天然的震撼力給到觀眾,且我們都明白主角李在余生中都有愧于此。尼爾的女兒是因為癌癥不治而病逝,死亡并不是一個非常突然的結果,同樣也需要一些有遞進的鋪排來培養觀眾與角色的情感聯系,但顯然導演為了我們看到他在視聽語言和敘事效率上的卓爾不群,舍棄掉了以上做法。這也可以,可你的手鏈就更不該占據這么重要的地位了,換而言之,要煽情得要有足夠的情可煽,海曼的震撼感也要依賴前面的現在與過去之間平行剪輯的鋪墊達成呢。


不過影片的視聽語言確實值得稱道,雖說較他之前兩部作品更為克制了,但鏡頭的表達能力是更成熟的。比如《爆裂鼓手》中采用大量的樂器特寫配合鼓點剪輯,這里幾乎使用的所有艙內艙外鏡頭也都是細節特寫,但它更多突出的是飛行器的逼仄和尼爾這個人物的被動性。而在地球上時,尼爾常常仰望月球,中段也插入許多月球的空鏡頭,最后在月球上又有一個回望地球的鏡頭。結合女兒與月球暗合的文本設定,創作者就是用鏡頭在說尼爾登月的過程就是他抵達自己深信的女兒安息之地的過程。三名戰友在測試中的犧牲也處理得十分電影化,一開始是強化了他們入艙后雙層艙門擰緊加固的聲音,這種鋼鐵的撕咬聲既符合背景,也成為了本片常用的不安感的營造手段;其后這邊廂與尼爾在白宮應酬的場景進行平行剪輯,較為輕松的氣氛松懈了觀眾由觀影習慣帶來的防備,結尾是電線故障引燃了大火,導致密封艙內爆炸,畫面停留在只冒出了些許白煙的小艙門,然后我們得到的震撼感被視覺化呈現,就是尼爾聽到消息愣了幾分鐘后才反應過來自己捏碎了酒杯。


而小的設計諸如畫面與聲音的延滯,雖然這類手法在影史上并不稀奇,但查澤雷在運用上的導演天賦還是令人稱道,開場不久就出現了兩次,一次是尼爾出艙后在離開的鏡頭,提前接入了下一場戲女兒做檢查時儀器的聲音;另一次則是鏡頭還停留在沉睡中的女兒,然而背景音已銜接到下一場戲女兒葬禮上將棺材下葬時力臂鉸動的聲音。前者通過視聽而非臺詞傳達給觀眾尼爾當下的心理活動,后者讓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女兒之死的突然和無奈。極為犀利且值得回味的視聽設計也是我認為它被低估了的一大原因。


                         燈光投射造成的虛像暗示了尼爾內心近乎麻木的憤怒


以及最后回到地球時尼爾需要待在隔離區內,導演使用了一段當時的采訪素材作為背景音,配合著鏡頭不斷掃視尼爾的房間,然后再切到電視機畫面,我們知道了這是一位素不相識的法國普通母親的聲音,當她說到“全宇宙都在關注我們登陸月球”時,與之前鏡頭掃到尼爾狹小的房間形成鮮明對比。導演是想通過這樣高級的視聽語言告訴我們:你們觀眾啊,一直都和這位母親一樣,喜歡把尼爾塑造成一個航天英雄,我不一樣,我攝影機里的阿姆斯特朗在你們談論宇宙、人類的時候困在了心靈的小房子里,即使逃到月球也逃不出來了。更諷刺的是,記者隨后問了句:“作為一名法國女性,你怎么辦?”這實在太神似我們小學寫命題作文了,兩個要求:“1.請寫出你對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感想;2.作為一名中國小少先隊員,你對此有什么啟發。”導演在很多地方都安置了諸如此類對于傳統宏大敘事的反抗意識,盡管這種諷刺性與影片本身的壓抑氛圍營造是有矛盾的。


由此,尼爾這個角色被動性的兩個來源——時代洪流對人的裹挾和女兒之死導致的家庭裂痕也被虛化了,難道不是一部靠人物內心推進而非強情節的電影最應該避諱的嗎?不過收尾的落腳點是它很大程度弱化了這一問題,把夫妻之間無法彌補的傷痕呈現為兩人隔著玻璃窗的對望,帶領觀眾去重新審視登月這個行為在尼爾家庭內部的意義,而稍微略過對前一表述的不完整感,不失為一種妙筆回春。


尼爾于月球上,回望地球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古典主義的美學風格和配樂是它得以如此迷人的催化劑,升艙時的華爾茲、眩暈時的迷幻感、整體音樂基調低沉的壓抑感都足以讓它斬獲一座最佳配樂獎,但還是與海曼相比的話,海曼那種唱詩班般的哀歌是與影片悲涼的氣氛一起貫穿始終的,而第一人中間有好幾段太空戲和升艙戲使用了輕快滑稽的爵士樂或是華爾茲,也許是為了完成諷刺冷戰、諷刺國家機器的表達,也許只是導演的個人趣味,盡管它還是在同一基調下完成,但對壓抑氛圍的破壞仍是無法消除的。其次,它的美學風格,尤其是太空段落,能將我們的情緒連接至七八十年代那些名留影史的科幻電影,這種冷峻、粗糲的太空鋼鐵質感對于影片的氛圍營造作用是極大的,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最終頒給它也確實是學院少有的明智之舉了。

登月第一人 First Man(2018)

7 .4

登月第一人(2018)

影評(14)

收藏(175)

回復 (1) | 收藏 (1) | 84 次閱讀 |

錢德利縣長 (揭陽)

男 19歲 處女座

日志分類
誰收藏了這篇日志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