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地圖
首頁
新聞
電影新聞
電視新聞
人物新聞
專題策劃
影評
最新影評
新片熱評
經典賞析
媒體評論
電影院
北京影訊
上海影訊
廣州影訊
深圳影訊
成都影訊
電影庫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將上映
票房榜
社區
日志
相冊
電影
好友
專輯
收藏
影視雜談
明星時尚
文化休閑
群組
話題
達人
排行榜
電影榜
電視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話題榜

《到阜陽六百里》--“鄉下人”眼中的上海 – 《到阜陽六百里》影評

內心的言語太多,說出來無人理解,只有在此一吐為快。

http://i.vipresecuritynews.com/hongwentao/

您當前的位置: 社區>> 博客>>

編輯 | 刪除 《到阜陽六百里》--“鄉下人”眼中的上海

琺瑯軒 發布于:

    網上曾經有個很流行的段子,內容大致是這樣的:“北京人看全國人民都是下級,上海人看其他地方的人都是鄉下人,廣州人認為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北方人。”來上海已經三年多了,對于上海這座城市有很多復雜的感覺。昨天晚上的一部《到阜陽六百里》,讓我集中思考了一下這三年來在上海遇到的人和事,以及對于這座城市的“感情”。


    《到阜陽六百里》的監制是侯孝賢,主演是秦海璐,至于導演不是很清楚,據說之前是拍戶外廣告的;而他的這部電影拿了不少獎。但是我覺得這些東西都是虛的,對于我看這部電影沒有太大的影響。在這部電影里倒是秦海璐的演出,越來越定型,越來越有自己的風格。具體點就是,她對于塑造身世坎坷,飄泊不定,又堅強不屈的女性有了自己最獨到的見解。已經不止一次在大銀幕上看她喝著啤酒,吃著串兒了。例如她在《鋼的琴》上面的表現,對于愛情她執著,對于生活她隱忍;但對于感覺她只遵循自己的原則,她很清楚自己要什么,痛恨什么。在正直的人眼里她氣質非凡,她值得同情,又值得尊重,用一句俗話叫-有骨氣!在心胸狹窄的小人眼里,她做作,放肆,清高!秦海璐在這部電影里的表現遠遠大于侯孝賢以及各種獎項給予這部電影的標簽。她在這部電影里唯一可惜的是,沒有用安徽方言去表達,這和本色演出的那些老鄉門稍微顯得有些突兀。

    這部電影大致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張姐,阜陽人,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性,十年前
丈夫因為醉酒駕駛摩托,不幸喪命。她帶著十來歲的女兒來到上海;在浦東認識了一個上海男人,為了生活匆匆結婚。婚后,得知原來男方家里同意這樣一樁續弦的婚事,只是為了在拆遷上多拿一點補償款,并且想獨吞張姐的那一份。在與上海男方家的長期斗爭中,張姐一直拒絕在動遷合同上簽字。而她一直堅持在上海逼仄的空間下活著的原因是自己正值青春待嫁的女兒,一心想讓她的女兒有個好的歸宿,找到一個有文化的人嫁了。直到有一天她在做鐘點工的時候,在某賓館發現她的女兒頂著濕漉漉的頭發,裹著浴巾出現在她的面前;生活中唯一的奔頭被無情的擊碎。

    曹莉,阜陽人,一個三十歲不到的女性。多年前不聽父親勸告南下深圳,開了一個成衣廠;愛上了一個混混,這個混混得知曹莉懷孕后拋下了她們母子。父親和曹莉斷絕關系,曹莉的小成衣廠也因被騙而關閉,不得不來上海投靠張姐和同鄉狗子。曹莉來上海的第一年,狗子搞了一輛破舊的大巴,春節前準備送在外鄉打工的親戚回家,讓曹莉報忙聯系生意。

   電影的結尾是張姐失去了生活在上海的意義,毅然返鄉;曹莉打開閣樓的窗戶,看著窗外,在屋內來回度步。 

    百度百科上說,這部電影反應了安徽人在上海的生存狀態,我覺得這句話是對這部電影最大的錯誤注解!這部電影僅僅反應的只是作為鐘點工的安徽人在上海的生活狀態。從最新的統計數字上看,安徽人已經占上海的外來人口的三分之一,是上海這座城市外人人口最多的一部分。而這些安徽人從我身邊的人來看,沒有一位是做鐘點工的。或許是因為我所在的群體的原因,但是我所代表的群體并非極端,在我的學校有五分之一是安徽人,而他們有相當一部分留在了上海,并且從事的工作也都是公司職員。當然這些還不包括我認識的在上海做生意的那些朋友。所以從實際出發,這句話對于這部電影的評價不準確,有失公允。

    因為地理上的原因,上海是離安徽最近的一個國際化大都市,這里工作機會多,吸引了眾多安徽人來上海發展;這樣的現狀,無論是上海人,還是安徽人都沒有辦法去人為的阻止的;因為這是規律,是上天賦予我們每個人的權利--追求更加幸福的生活。4年前,因為父母的意愿以及自己的志向,拿著低的不能再低的分數條我來到了上海的一所民辦大專,接受所謂的國家高等教育。在這里我拿到了國家勵志獎學金,參與了世博會,參與了高爾夫世界名人賽;在這里我認識了很多兄弟,天南海北,當然也包括上海的;在這里我找到了我的愛情;可是對于這座城市,我依然沒有歸屬感。這里是我除了在安徽老家待的最長的地方,可以說是我的第二故鄉,可是在對這里我沒有絲毫眷戀。

   電影中張姐的老相好,張大哥。滿嘴的上海方言,對于未曾磨面的曹莉嗤之以鼻,簡單粗暴的認為曹莉是做雞的,并且表示即便曹莉是做雞的也不愿買賬,怕惹的一身毛病。而后來的劇情發展是,這個上海男人手腳不干凈,拿走了曹莉的新手機和兩千塊,最后還是讓做鐘點工的張姐替他”擦屁股“。當劇中的張大哥用上海方言說這些時,我聽起來非常刺耳,猶如切膚之痛。上海的方言被稱之為“吳儂軟語”,來上海4年的我,依然聽不懂完整的一句上海話;十分喜歡外地方言的我,對于上海話并非是真的困難,而是不想去認真聽,更別說學了。上海話在我心中,如橫貫在美洲大陸上的安第斯山脈一樣,將我與上海人的距離深深隔開。在我眼里,大多數上海人嘴里的上海話對于外地人來說就是一種歧視,那種“腔調”帶有明顯的優越性。并非自卑心理作祟,只是有N多次被這種聲音斥責過,不愿抗辯,因為那樣更有失風度;聽到上海話有種本能的反感。

    有個同學是在合肥學護士的,南下深圳實習,問為什么不到上海來,她說:上海人是有名的難伺候。再聯想到,上海的N多大型醫院,只招本地戶口的護士。再聯想到在58培訓的時候,一個從深圳過來的老師(安徽人)說,在深圳沒有本地外地的概念,因為都是外地人;在公交車上,地鐵上能認識很多朋友,比如你不小心踩到某人的腳了,大家互相笑一笑,交換一個電話號碼,還不說定能成為朋友呢!在上海就不行,你要是踩別人腳了,不罵你才怪;你要交換號碼啊,人家以為你要圖謀不軌呢;上海的地鐵里面,大家一坐下來就低頭玩手機,車廂里面無比的壓抑。

    去年的暑假,和一個上海人合租了三個月,他是我的房東。恰巧他也姓張,年近四十,他說自己在證券公司上面,可從沒見他朝九晚五,西裝革履;未見他看大盤走勢,整天以搗鼓視頻監控,破解別人的無線路由器為樂,為了防止自己家的網被蹭,密碼長度超過18個子母以及14個標點符號。經常幾個星期不回家,一回來和女人吵架吵的天翻地覆,無休無止,至于和這女人什么關系,我無從判定。他們晝伏夜出倒是最正常的狀態!滿嘴謊言的他,說鄰居反映我和我朋友在屋子里面行詭異之事。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叫來朋友搬家,走的時候,媳婦兒說我和房東十分和諧,只字不提押金的事情,我說用他們上海人的話形容他最貼切了,叫:木意思。不就是半個月工資嘛,我遵守合同的約定,用小他兩輪的年齡告訴他:這就是我這個“外地人”的爽快,該走的時候,不會和他啰嗦半句。

   這里借用一下余秋雨先生在《上海人》這篇散文里面的一段話,來總結一下我這個“鄉下人”眼中的上海:


   上海文明的又一心理品性,是對實際效益的精明估算。也許是徐光啟的《幾何原本》余脈尚存,也許是急速變化的周圍現實塑造成了一種本領,上海人歷來比較講究科學實效,看不慣慢吞木訥的傻樣子。


 

       搞科學研究,搞經營貿易,上海人膽子不大,但失算不多。全國各單位都會有一些費腦子的麻煩事,一般清上海人來辦較為稱職。這在各地都不是秘密。


     可惜,事實上現在遞交給上海人需要消耗高腦力的事情并不多,因此才華外溢,精明的估算用的不是地方,構成了上海人的一大毛病。

   上海人不喜歡大請客,酒海內山;不喜歡“侃大山”,神聊通宵;不喜歡連續幾天伴陪著一位外地朋友,以示自己對友情的忠誠;不喜歡聽大報告,自己也不愿意作長篇發言;上海的文化沙龍怎么也搞不起來,因為參加者一估算,賠上那么多時間得不償失;上海人外出即使有條件也不太樂意往豪華賓館,因為這對哪一方面都沒有實際利益……凡此種種,都無可非議,如果上海人的精明只停留在這些地方,那就不算討厭。

      但是,在這座城市,你也可以處處發現聰明過度的浪費現象。不少人若要到市內一個較遠的地方去,會花費不少時間思考和打聽哪一條線路、幾次換車的車票最為省儉,哪怕差三五分錢也要認真對待。這種事有時發生在公共汽車上,車上的旁人會脫口而出提供一條更省儉的路線,取道之精,恰似一位軍事學家在選擇襲擊險徑。車上的這種討論,常常變成一種群體性的投入,讓人更覺悲哀。公共宿舍里水電、煤氣費的分攤糾紛,發生之頻繁,上海很可能是全國之最。

     可以把這一切都歸因于貧困。但是,他們在爭執時嘴上叼著的一支外國香煙,已足可把爭執的費用雙倍抵回。

      我發現,上海人的這種計較,一大半出自對自身精明的衛護和表現。智慧會構成一種生命力,時時要求發泄,即便對象物是如此瑣屑,一發泄才會感到自身的強健。這些可憐的上海人,高智商成了他們沉重的累贅。沒有讓他們去鉆研微積分,沒有讓他們去畫設計圖,沒有讓他們去操縱流水線,沒有讓他們置身商業竟爭的第一線,他們怎么辦呢?去參加智力競賽,年紀已經太大;去參加賭博,聲名經濟皆受累。他們只能耗費在這些芝麻綠豆小事上,雖然認真而氣憤,也算一種消遣。

      本來,這樣的頭腦,這一份口才,應出現在與外商談判的唇槍舌劍之間。

      上海人的精明和智慧,構成了一種群體性的邏輯曲線,在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中處處晃動、閃爍。快速的領悟力,迅捷的推斷,彼此都心有靈犀一點通。電車里買票,乘客遞上一角五分,只說“兩張”,售票員立即撕下兩張七分票,像是比賽著敏捷和簡潔。一切不能很快跟上這條邏輯曲線的人,上海人總以為是外地人或鄉下人,他們可厭的自負便由此而生。上海的售票員、營業員,服務態度在全國不算下等,他們讓外地人受不了的地方,就在于他們常常要求所有的顧客都有一樣的領悟力和推斷力。凡是沒有的,他們一概稱之為“拎勿清”,對之愛理不理。

      

到阜陽六百里 Return Ticket(2011)

7 。6 / 7 。0

到阜陽六百里(2011)

影評(33)

收藏(183)

回復 (83) | 收藏 (22) | 6507 次閱讀 |

琺瑯軒 (上海)

男 天蝎座

日志分類
誰收藏了這篇日志
更多 >>
黑帽SEO